top of page

野村賀昱誠Dickie Hodges 債王或先知?

已更新:2021年8月4日


美債過去三、四十年的大多頭,成就不少債券天王,媒體最愛採訪的兩位資深天王-葛洛斯(Bill Gross)和王丹.法斯(Dan Fuss)先後宣布退休後,目前還在市場就剩新天王雙線資本(Doubleline Capital)創辦人岡拉克(Jeffrey Gundlach)。


英國Citywire是一個專注基金評論的投資網站,去年疫情大爆發之前曾做「債市新天王誰將問鼎?」專題,誰能戴上那頂重中之重的皇冠(Heavy the Head that Wears the Crown)?Citywire列出三位戰功彪炳、資歷豐富的債券經理人,最具有問鼎新天王的人選,他們是野村資產管理賀昱誠(Richard Dickie Hodges)、品浩太平洋(PIMCO)葛以森先生(Mark R. Kiesel) 和法國資產管理公司H2O的Bruno Crastes。

 
這檔基金績效,完勝PIMCO和台灣熱銷5檔境外債券基金。

對台灣基金投資人,或許PIMCO比較熟悉,但若從Citywire的基金經理人評比、績效和追蹤報導上,野村的賀昱誠算是新鮮,他管理野村(愛爾蘭系列)全球多元收益債券基金,剛在6月底獲金管會的核准得在台核備銷售,到底這是一檔怎麼的基金,何以英國專業基金網評給予他2或3A的經理人評鑑*?


三位獲選為新天王人選,由於H2O與台灣沒有關係,在這裡請容筆者將PIMCO和野村兩位經理人的基金,抓對廝殺、比一比績效。野村這檔基金是2015年元月底才成立,PIMCO旗艦基金成立歷史相對較早,遂在此以野村基金成立日做為比較起始點,圖1顯示這檔基金成立以來績效近45%(均以法人級別做比較),不僅打敗大盤,更是大勝PIMCO三檔旗鑑債券基金。

圖1-績效比一比-野村(愛)全球多元收益債與PIMCO旗艦基金,資料來源:MoneyDJ。

台灣人就是愛高收益債和新興債,過去幾年來有不少基金公司引進投資評級較高的債券基金,惟信用評級高的基金,通常難給予高配息,賣相就不佳,較難獲得一般人青睞,基金業者只能走法人銷售路線。


野村投信是境外基金總代理最多的業者,筆者好奇野村投信何以在債市大多頭快結束時,才引進這檔基金,除了是自家基金之外,野村投信會出手必有好牌,筆者將這檔基金與台灣人投資最多5檔境外債券基金,比一比績效,野村(愛)全球多元收益債券基金績效成立以來的績效,完勝台灣熱銷前五大債券基金

圖2-績效比一比-野村(愛)全球多元收益債與台灣人偏好5檔境外債券基金,資料來源:MoneyDJ。

看到這樣績效,豈能不好奇經理人到底是如何管理這檔基金,這次文章就是與大家分享筆者與經理人的第一次接觸,除了比績效,經理人的人格特質和理念也是很值得瞭解,筆者特別將他與有幸訪談過的天王和基金在台崛起做翻整理比較。

(以下內容係筆者參加台北倫敦線上聯訪的會議摘要,這場會議時間近兩小時,經理人非常耐心接受媒體訪談,願意花這麼久時間與媒體聊自己的投資風格之外,還願意講內心話,在筆者逾30年採訪生涯裡這是非常罕見。)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債券天王個人特質帶動吸金效應。

媒體上高來高去的債券天王,以東岸債券天王-法盛盧米斯塞勒斯的丹.法斯最平易近人,儘管今年3月1日起他不再當任六檔基金經理人,但仍身兼法盛顧問,給予投資團隊建言和經驗分享,相較西岸債券天王與安聯集團是鬧翻收場,大異其趣。


丹.法斯也是兩位天王裡唯一有訪台的經理人,每次訪台,法盛基金總代理都是高規格造市、舉辦盛大論壇,讓投資人與天王有機會親近和分享最新市場看法和投資心法,相較葛洛斯頂多只是錄影播放或線上論壇,那位天王對台灣投資人重視程度,不言而諭。

葛洛斯雖未曾訪台,但靠總代理安聯投信養出不少葛粉,安聯投信在基金商品創新、行銷創意和投資管理都有其獨道之處,加上行銷策略主打「站在巨人肩膀」,配合國際媒體三不五時訪問天王,PIMCO系列基金在台灣有一定名氣,加上天時配合─基金引進後又碰上2008年金融海嘯,降息帶來債市的利多,安聯投信原本發行安聯四季債券組合基金,備受銀行通路歡迎,帶動PIMCO債券基金在台資產規模。


西岸債券天王在台基金賣得風生水起,關鍵就在有對的總代理,天王不必親臨也是有鐵粉,惟天王的魅力隨著葛洛斯管理風格獨特,安聯集團快刀斬亂麻,葛洛斯2014年掛冠求去、加入駿利集團,PIMCO投資長一職由丹尼爾·伊瓦森(Daniel Ivascyn)接掌、穩住旗艦基金PIMCO Total Return Fund,美國媒體遂將伊瓦森貼上「債券天王的接班人」的標籤,惟葛洛斯前車之鑑,PIMCO和安聯有內規,不樂見個人風格凌駕公司之上,婉拒「戴冠」「加冕」。

賀昱誠年年8.7%投報的頂尖經理人。

賀昱誠管理野村(愛)全球多元收益債券基金成立以來表現不俗,他過去戰績又如何?賀昱誠加入野村之前,他在英國知名Legal&General投資管理公司(簡稱LGIM)擔任高Alpha固定收益部門主管,負責該公司Dynamic Bond Trust,2007年到2014年他管理期間基金總報酬79.37%,同類型平均累積報酬只有48%出頭,在31檔同類型基金排名第二,年化報酬率8.7%,年化波動度4.15%(R/R值2.1)。


賀昱誠也是家學淵源,他的父親也是金融圈交易高手,出社會第一份工作就是跟父親一樣在大通銀行上班,之後他又加入Natwest投資公司的固定收益部門,進入金融圈的頭三年負責就是管理數檔運用衍生性商品與現金工具等計量策略的基金。1989到2007年長達18年是在Gartmore投資管理公司擔任泛歐投組建構部門主管,主要是管理兩檔歐洲債券基金,共同經營歐洲企業債避險基金。

預知2008危機迫近,賀昱誠超前部署調整投組。

美國是全球債市重鎮,賀昱誠管理歐債基金到全球債券基金,這是他與兩位天王最大不同。儘管來自不同地區,但債券經理人的敏感度是一樣。


2008年雖然他不像大賣空主角,放空次貸相關的衍生金融商品如CDO、CDS,但他早在半年前預見美國債務過高,終將鑄成大錯,造成市場動盪。賀昱誠剛從Gartmore轉換跑道到LGIM,管理LGIM動力債券信託基金。


他說:「我最不喜歡生日意外驚喜,投資上面也一樣。」避免市場意外,造成投資人的損失,賀昱誠長期紀律投資,就是凡事都會推盤沙演各種情境,就跟下棋一樣,一定要比對手先想到2-5步和留意各種可能的骨牌效應。


雷曼兄弟2008年9月15日宣布倒閉,賀昱誠在2007年預見美國債務過高,終將尾大不掉,年底他就開始超前部署,也不斷警示投資人金融市場恐將爆發危機,在雷曼兄弟倒閉前一周,賀昱誠還在做路演,在威尼斯一場多達500人演講裡,他還跟投資人說:「利率將會從目前6%砍到零,風險資產會重挫,我們將花數十年才能走出經濟重挫。」


賀昱誠言之鑿鑿,投資人當時恐怕信之渺渺,他回憶說:「一整周市場展望說明會,我疲累地回到家,隔天周末正享受全家聚會,結果高盛交易主管在周六晚上九點打電話給我,告訴我雷曼兄弟要出事了,高盛必須停損清掉部位…。」

抱兩成高收債,賀昱誠基金2008年小跌0.5%。

高盛做為中間人,一旦部位清算,代表賀昱誠必須面對未知市場和層出不窮的違約,最後他沒有答應高盛。另外,所幸他已經提早九個月做準備,反倒是雷曼兄弟宣布倒閉後,基金的現金部位已經拉高,賀昱誠一路承接不少打對折、甚至打兩折的遭錯殺的優質公司債。


儘管賀昱誠已超前部署,惟基金依據英國規定必須持有至少兩成的高收益債,由於無法拋售這部位,這個部位的虧損抵銷其他部位的獲利,以致基金2008年當年度績效是虧損0.5%,但相較許多高收債基金當年虧損兩、三成或更多,在百年一見的金融危機下,這支基金表現實屬不易。


賀昱誠說:「我的基金2008年小虧,2009年績效上漲42.5%,最令我感到有成就並不是2009年的漲幅,反倒是2008年盡了最大努力,基金下跌0.5%,雖令人遺憾,卻也是我個人最大成就。」他管理這檔動力債券基金的七年時間,基金年化報酬8.7%,這樣的績效,他離開LGIM,還是英國財經媒體熱門追蹤的新聞。


賀昱誠加入野村之後,成立野村(愛)全球多元債券基金,這檔基金初始的種子資金僅有一千萬,開放公開募集後,轉為公募時,管理資產約1億美元,目前管理資產規模已來到41億多美元,其中有不少跟著他投資20年鐵粉的老本。

基民之所欲,常在我心,體貼投資人的需求。

既然鐵粉不少,媒體線上訪談他時乾脆直問賀昱誠:「何不做私募基金,相較公募基金不是收入薪水會更好?」他很坦誠地說,自己物慾不高,名車名錶雖曾擁有,如今他的重心是在三個小孩,三個小孩教育費比名車還花錢,他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與小孩一起下廚烹飪美食,喜歡熟飪美食與人分享,他特別偏好熟煮各種鮮魚的料理。


賀昱誠坦承,有不少人要找他做私募基金,但他喜歡專注做一件事,管理好自己的基金,尤其目前他和團隊管理全球債券型基金,可以不受約束、彈性靈活投資,讓債券經理人有最大發揮空間。


他在管理基金時,會儘量將客戶需求納入合理範圍的考量,加入野村,他的投資人從英國、歐洲,可以擴大到日本和亞洲,「認識大家的需求,這些都是趨動我成為更好經理人的動力來源,儘管已在市場35年之久,我還是樂此不疲。」

凡事「趕早」,超前部署高度信念的債券。

英國人加入日系金融機構,賀昱誠說自己很高興有機會加入野村,先不管是不是客套話,但從他侃侃談經理人的一天,可以感受到他以投資為職志和對工作的熱誠。他每天凌晨4點半就起床,閱讀賣方提供各式報告,亞洲開盤後忙著跟亞洲各地投資研究團隊線上開會,之後歐洲開盤,市場交易轉趨熱絡,美國開盤後,市場交易跟著人聲鼎沸。


賀昱誠行事風格就是「趕早」,每天早睡早起,市場還沒有開始,就已讀完各方報告、思考做研究、與團隊成員開會討論;建構投資組合時,獲選入投資組合的債券,都是他和團隊有至少兩年的高度信念(high convition)選擇。


到底什麼是高度信念?以目前通膨問是為例,賀昱誠說:「儘管聯邦準備理事會(Fed)一再安撫市場通膨只是暫時的,也會容許預定通膨目標高於2%,沒錯,在全球供應鏈還未復源時,通膨竄高是可以容忍,但重點是通膨若在供應鏈回到正常後,有機會回落,重點是要多久?會回落多少?」


他個人認為,通膨不會回到過去,通膨將高於2%,若是如此,Fed勢必要調整貨幣政策,因此他們在建構基金投資組合,就要研判2%以上通膨環境下,那些債券能夠為投資組合創造收益和資本增值?承接的價格合理嗎?這就是野村投資團隊每天都要解答的投資數學題。

賀昱誠樂於投資、傳承和帶領團隊。

35年的債市投資歷練,績效會說話,賀昱誠有獲選為債券天王的潛力,但任何獲獎和外人讚譽,他更樂於埋頭做投資,管理投資研究團隊。儘管債券基金看起來很老派、制式,但賀昱誠很喜歡創新和挑戰,他說:「經理人要不斷創學習、接受新科技和金融創新,投資功力才能與時俱進。」


兩位債券天王在債市裡打滾五十年才隱退,從年紀和資歷上,賀昱誠還在投資職涯的顛峰期,但他卻很喜歡自嘲自己是過去式,聊起野村這個團隊,他說:「他們才是資產管理界的未來,我覺得最慶幸的是能跟一 群很brilliant的人工作,他們總是有很多點子,找到新的投資機會,機會也是一種成本(opportunity is cost),找尋契機是要靠團隊的腦力激盪和創意。」


他說:「我不喜歡大家唯唯諾諾,凡事以Dickie(賀昱誠的外號)馬首是瞻,我喜歡大家有不同意見,挑戰我的看法。」


賀昱誠不像很多經理人總是沈浸於自己的光榮歷史,反倒是樂於經驗分享和專業傳承,他說:「風險控管是目前我的重點工作,加上自己逾30年投資管理經驗,我就是傳承教育,將自己從市場學到,傾囊相授給團隊。」


全球債市之大,容得下多位債券天王,各有不同風格和特質,每位天王都有自己的特質,各有不同表現,這就是市場。筆者個人觀察,賀昱誠為人謙沖、隨和,與丹.法斯非常相似,與被貼上「金融暴君」貼籤的葛洛斯,恰成明顯對比。


賀昱誠和其團隊管理的基金績效,令人眼睛一亮,線上訪談,他誠懇地娓娓道來他的投資策略和人生態度。言談之間,令人感受到他是一位債市35年征戰經理人,依然每天精神抖擻、勇於創新和挑戰、不斷精進自我,卸下專業的戰袍,還是一位愛家、愛烹飪、體貼的鄰家暖心大叔。


寫著寫著,筆者也心動了,好想有機會加入追隨他20年的英國投資粉絲群。


認識經理人系列1-野村賀昱誠

更多專文敬請期待

 

*Citywire的基金經理人評鑑係以「風險調整後報酬」為基準,即經理人承擔了多大的風險才達至其回報,承擔巨大風險才達至良好回報的經理人以後可能無法提供這樣的業績,因此分數較低。經理人管理基金必須近36個月風險調整後報酬>0才可獲得評級,在所有進行比較的經理人中,僅2.5%為AAA級、5%為AA級、7.5%為A級、10%為+級

3,916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