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債 另類避險資產

更新日期:2019年9月3日


杜拜是近年來大家流行朝拜的旅遊聖地,搭飛機也流行搭阿酋航空,看到阿拉伯國家因為油源的富庶,其實,這年頭投資人也可以跟著伊斯蘭黑金財富一起成長,除買賣石油商品期貨和選擇權等高槓桿投資,現在還多了伊斯蘭債券基金的投資工具。


伊斯蘭債券,伊斯蘭教虔誠信徒馬上會跳出來說:「伊斯蘭教律法禁止索取利息收入,阿拉說不行。」

伊斯蘭債券ABC─阿拉說不可賺取利息,符合伊期蘭教義的SUKUK就OK。

台灣投資人很厲害的,高收益債、新興債都被台灣人買翻天,近年來,更將目光延伸到印度丶邊境國家或中東等單一國家或比較陌生地區。


全球投資人四處搜尋新投資標的,尤其近來美歐公債跌落到負利率的規模,約16-17兆美元,追求較高殖利率的投資標的,目光紛紛從美歐轉往新興債市,又要避開美中貿易戰動盪和地緣政治風暴區,今年元月中東五國新納入摩根大通新興市場債券指數,中東伊期蘭債券成為不少新興債券基金經理人的新焦點。


伊期蘭債券與一般傳統債券有何不同?儘管根據伊斯蘭教義,阿拉信徒是不能賺取利息收入。但伊期蘭國家油源再多,要從事國家經濟建設,要改善人民生活品質及經濟成長,不可能天天靠賣祖產籌資,更何況油源也有告罄的危機。伊斯蘭國家,不論是政府或企業的舉債,在其律法界定是一種金融憑證(financial certificate),伊斯蘭用語是Sukuk(複數,單數為Sakk)。

  • 發起目的:全球伊斯蘭社會籌措建設經費以改善生活品質及經濟成長。

  • 合乎道德的投資:伊斯蘭債的發行不得涉及不道德的商業活動,例如賭博、酒精、菸草、豬肉相關、傳統收息的金融產業等

  • 伊斯蘭教律法禁止索取利息收入,資金應該用於投資在(有形)資產,投資人(債權人)分享其獲利,而非賺取利息收入

伊斯蘭債與傳統債券之不同:一般債券是資金借貸雙方,彼此關係是借貸,是債權人和債務人的關係;但伊斯蘭債券的發行,必須符合伊斯蘭律法,發行人還有資本限制,須符合道德產業的限制(負面表列);籌資目標通常為融通特定標的資產(可為實體或非實體資產),或建設項目所需。

阿拉說不能賺取利息收入,但擁有資金者如何確保自己資金和獲得應得利益?在伊斯蘭世界這關係有其獨特的結構,首先不稱呼利息收入或債息,而是利潤分享。而伊斯蘭債券發行結構可以概分為資產租賃關係代理關係融資性交易關係等。


資金供給和需求雙方,不能是借與貸/債權和債務人關係,伊斯蘭世界若有融資需求時,

有三種比較普級的型式:成本加利潤銷售型融資(Sukuk al-murabaha)、租賃型(Sukuk al-ijara)、代理型(Sukuk al-wakala)。另外,還有盈利分享型(Sukuk al-mudaraba)、

合夥型(Sukuk al-musharaka)和委託製造型(Sukuk al-istisna’a)。在這裡以常見透過SPV租賃式伊斯蘭債券的發行為例,圖列如下:


伊斯蘭融資結構型式-租賃型 Sukuk al-ijara為例。基優網/整理
大摩納入權重,資金行情可期。

摩根大通新興市場債券指數(EMBI),2019年1月底納入沙烏地阿拉伯、阿聯、卡達、巴林及科威特五國的主權債,可望提高波灣債市於全球的投資份量並吸引資金流入目前這五國在新興債指數的權重,以JP摩根新興債指數(JP Morgan EMBI Global Diversified Index,各國權重有做加權)是11.8%,至於另一個EMBI指數(JPMorgan EMBI Global Index,權重依各國市值而訂)則是權重 12.4%。


目前,全球投資人持有這五個國家的權重,其實還不到大盤建議的權重一半,JP EMBI Global指數9月底這五國的權重將拉高到12.4%,市場預估可望吸引300億~400億美元被動資金。


伊斯蘭債券殖利率與主要債券資產的比較

(以伊斯蘭債暨此類債券基金投資組合為例)

資料來源:彭博資訊,除道瓊伊斯蘭債指數外,其餘均取ICE美銀美林債券指數為例,截至2019/6/30。基金到期殖利率不代表基金報酬率或配息率。*資料來源:富蘭克林坦伯頓基金集團,平均債信評等乃依據各持債規模加權平均計算其發行人的債信品質,此通常引用標準普爾、穆迪及惠譽信評機構所評之評等為準。

伊斯蘭債券整指數的殖利率雖然沒有新興國家債券高,但其債券信用評等遠高於新興債相關指數,加上這些伊斯蘭國家-富裕的波灣產油國及馬來西亞、印尼,經濟表現不俗,透過這些伊斯蘭債,正是通往伊斯蘭經濟發展的直通車。

高信評伊斯蘭債券,波灣富裕國家的直通車。

伊斯蘭債市於2009年的市值只有100億美元,發行規模小、集中於特定幾個發行人,然而截至2018年市值已接近五千億美元,不僅發行量擴大、發行人不斷加入,更重要是市場需求強勁,根據亞洲金融(FinanceAsia),傳統投資人佔任一伊斯蘭債發行的投資比重可能約有四成至六成水準。


富蘭克林坦伯頓伊斯蘭債券基金經理人莫海迪.柯弗(Mohieddine (Dino) Kronfol) ,從2008年起就管理全球伊斯蘭債資產,目前也是富蘭克林坦伯頓集團的全球伊斯蘭債及中東北非固定收益團隊投資長,過去20年參與中東北非債市和全球伊斯蘭教律金融市場發展,堪稱是阿拉伯資本市場的投資先驅。


他大膽預言,伊斯蘭債規模過去15年以每年近24%速度成長至五億美元,若以保守15%的年成長預估,2030年規模可望達2.7兆美元。波灣國家,特別是沙烏地阿拉伯、阿聯有強烈意願想要發展經濟多元化,以及開發資本市場。至於非洲,從埃及到奈及利亞,再到南非也躍躍欲試,可望受惠於伊斯蘭金融市場成長。

低波動、低相關,全球投資人分散投資的新選項。

伊斯蘭債券的高信用評等、經濟表現不俗和快速成長伊斯蘭債市,吸引伊斯蘭投資人和非伊斯蘭教投資人的卡位,從需求面來看,伊斯蘭保險公司及退休基金及捐贈基金,對伊斯蘭固定收益產品需求強勁;近幾年,非伊斯蘭教投資人的需求也上升,主要看好伊斯蘭債券可分散投資組合的功能


伊斯蘭債與其他主流債券、商品等資產之相關性低。而且在不同市場情境下,波動度也相較其他債市為低,在投資組合裡可以與其他資產發揮互補的功能。理柏統計顯示,主要債券指數裡,伊斯蘭債指數三年波動率只有2.45%,比美國公債還低,與主要債券的相關性,以新興美元債指數較大,但也只有0.38,與台灣人持有最多高收債券相關性也只有0.19。




莫海迪.柯弗分析,伊斯蘭債券的種類多,具不同的合約條款、風險分攤和支付安排,可自我形成分散的投資組合。加上,受到伊斯蘭教律規範,涉及資產收益的利潤分享,限縮融資槓桿或信用擴張的曝險。


近期重大危機事件下各類債券表現

若再比較各類債券在重大危機時期的表現,其實伊斯蘭債現相對穩健,即使以年度觀察伊斯蘭債券的表現,僅有2008年表現欠佳,其餘如2013、2018年表現比新興美元債抗跌。


參與蛻變茁壯中的伊斯蘭債市,富坦唯一選擇。

參與快速成長伊斯蘭債市,投資人除可以挑選中東比重高的強勢貨幣新興債基金之外,富蘭克林坦伯頓伊斯蘭債券基金是直接分享伊斯蘭經濟體之成長機會的捷徑。


富坦這檔基金主要參與伊斯蘭國家資產或基礎建設等之獲利機會,基金持有債券均符合伊斯蘭教律規範。截至6月的基金資訊揭露,這檔基金側重於中東及亞洲伊斯蘭市場,基金配置以主權債為主,占基金總資產規模66%,公司債約32.4%,現金部位約1.6%;持債多為投資級等級,基金投資組合的平均信用評等是BBB+,基金持債平均到期殖利率4.64%,高於道瓊伊斯蘭債指數的3.15%,平均存續期間約5.53年,比指數高4.95年,期間較長。貨幣部位以美元計價債券為多,貨幣曝險程度低。



富蘭克林坦伯頓伊斯蘭債券基金投資組合

伊斯蘭債的基本面佳,莫海迪.柯弗表示,經風險調整後的報酬具吸引力,尤其是波動風險(以標準差衡量)低於傳統的全球債券,並提供長期投資回報機會、較高的殖利率、與油價變動的相關性低、流動性也持續改善。


對於擔心地緣政治風險的投資人,從上面數據的分析,伊斯蘭債券的防禦力丶低波動,受到全球景氣起伏的影響相對較低,加上長期投資前景可期,不失為分散投資組合的一個去處。

#富蘭克林坦伯頓伊斯蘭債券基金

#富蘭克林


話基金一系列專文,係因基金表現績優/新奇/獨特性等因素,特別撰文、一探究竟, 文章純屬分享,投資有風險,請網友宜自行判斷、明辨基金與自己的投資合宜性。

241 次瀏覽

免責聲明:

基優網/Fundlover的統計、文章和專欄係為團隊觀察和研究,基優網/Fundlover團隊盡力提供正確的資訊,文章純屬分享,投資有風險,投資人宜自行判斷、明辨標的之合宜性

關於我們

​About US

© 2014 by 基優網Fundl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