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對健康護理產業的影響

美國大選對健康護理產業的影響



Fundlover點評:醫療保健是所有政府財政大問題,美國總統大選前,更是各黨競選人的攻防大戰的關鍵。

美國生技和醫護類股2015年上半年亮麗表現,吸引不少投資人目光,更是市場熱門投資標的,無耐市場修正,加上美國總統候選人競相發表藥價偏高的言論,磨刀霍霍要砍健保藥價,過去三季以來,生技醫護類股基金表現受拖累,美國總統大選將屆,這些相關基金將如何?請看晨星專家的獨立觀察。

晨星健康護理產業分析團隊對於美國國會可能通過的法案甚為關注,共和黨不斷討論廢除歐巴馬的美國全民健保(Affordable Care Act);民主黨則是除了其他多樣議題之外,對於如何管理不斷調高的藥價則是積極討論。我們健康護理策略分析師Karen Anderson藉此討論與藥價相關的二項提案-整合被保險人雙重資格與政府直接對藥商議價-對健康護理產業前景的影響

整體而言,雙重資格指的是,同時符合並享有醫療補助(Medicaid)、健保(Medicare)兩項醫療福利的民眾。目前美國健保分為四部份-Part A為住院保險(hospital insurance);Part B為醫療保險(medical insurance);Part C為醫療補助優先福利(medicare advantage);Part D為處方用藥給付(prescription drug benefit)。其中,符合處方用藥給付條件的病患之中,約有30%同時享有醫療補助制度中的用藥補助,並且具有雙重資格的民眾,他們的用藥費用確實佔健保支出較高的比重。

不過,病患用藥的成本高低,取決於健保與醫療補助兩個醫療福利系統的用藥給付條件差異。在醫療補助(Medicaid)體系中,不僅藥商每年上調價格的空間有限,且對製藥商有強制性的回饋金要求。健保(Medicare)則由於是民間支付端(如:藥事給付管理公司,PBM)管理的,所以藥價能有議價空間,然健保用藥的藥價確實每年調升,而且對藥商沒有強制性的回饋金要求。所以,同樣的藥品在不同醫療福利體系中,可能會產生價格差異。

整合雙重資格(dual-eligible)的提案若通過,Anderson認為將對業者造成不同程度的財務損失。國會預算辦公室評估健康護理產業於接下來10年可能損失1,030億美元-1,230億美元。

對健康護理產業有興趣的投資人,首先要思考哪些製藥商較為仰賴美國市場;接下來,再評估有多少於美國銷售的藥品,符合健保體系的處方藥給付條件。舉例來說,生物製劑(biologics)現在佔製藥商的銷售比重越來越高,但這類藥品是必須在醫院有記錄之後才能取得的處方藥,同時這類藥品尚未納入健保給付藥品名單之中。或者某些藥品是以治療較為年輕的病患為主,而這類藥物尚未納入健保給付中;有些「州」的健保體系中,有高比重具有雙重資格的病患,如:愛滋病。

換句話說,人口結構與病患結構是另一個評估要素。經過對大型製藥商及大型生技企業的獲利評估之後,我們發現此項法案對企業獲利的影響是全面性的,影響層面甚至延伸至並未參與健保處方藥福利的業者

由政府代表病患或消費者直接與製藥商議價,是另一個Anderson追蹤觀察的提案。儘管健保制度有助於管理藥價,然自從健保制度中的處方用藥給付(prescription drug benefit)施行之後,政府已不再直接與藥商議價。Anderson估計目前藥價尚有30%可議價的空間。

然而,有幾個因素可能讓此提案受到延宕。首先,民主黨與共和黨並未對此提案有所共識,且這類提案通常較受到民主黨青睞。此外,許多藥事給付管理公司(pharmacy benefit manager, PBM)之間的整合,已增加藥品市場價格競爭的壓力。目前最大的藥物供給管理商,約有30%的市佔率,並已積極運用市佔率的優勢,向藥商爭取更優惠的折扣。因此,即使兩黨達成共識,政府與製藥商之間的議價空間並不會與藥事給付管理公司有明顯差異。

整體而言,美國政府並不希望只是管控藥價,而是期望能鼓勵創新,能有越來越多有效的藥物,能治療更多的疾病。然而,政府對於藥價向上攀升的現象非常關注;尤其,去年定價昂貴治療C型肝炎的新藥上市,加速藥價上漲。藥商歷年來逐步上調藥價,甚至已上市超過5年或10年以上的藥品也一併加價。Anderson認為官方未來在持續鼓勵藥品創新的同時,也會希望藥商增加藥品研發的支出,以期對疾病治療有所幫助。

最後,有興趣投資健康護理產業的投資人,除了前述所提的要素之外,亦要留意以下幾個風險:第一,業者市場國際化的程度,它們的銷售利潤主要來自於美國本土?還是國際市場?第二,業者的專利權數量是觀察的指標之一。第三,產品線多元化是企業永續經營重要的一環,因此,多留意生物製劑(biologics)所佔的銷售比重,而非病患常服用的傳統藥丸

另外,我們同樣非常關注政府對於管控藥品價格所採行的方式,及其對藥價最可能產生的影響;並關心民間支付業者整合的趨勢,及它們越為積極與藥商議價的態度,有效壓抑藥商漲價的幅度。因此,即便政府未能對藥價定價發揮影響力,Anderson認為,未來在高端市場或極具競爭性的市場中,業者勢必都會面臨相當的定價壓力。

(本文由晨星美國撰寫,晨星台灣編譯)

#晨星 #好文共亨 #生技 #醫療護理

0 次瀏覽

免責聲明:

基優網/Fundlover的統計、文章和專欄係為團隊觀察和研究,基優網/Fundlover團隊盡力提供正確的資訊,文章純屬分享,投資有風險,投資人宜自行判斷、明辨標的之合宜性

關於我們

​About US

© 2014 by 基優網Fundl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