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全球市場如此動盪 當心負反饋!

更新日期:2019年6月29日



文 / 祁月 2016年01月22日 原文出處

摩根大通量化交易負責人Marko Kolanovic近期發表研報稱,負反饋迴圈是美國股市面臨的一個重大風險。近期的市場巨變可能是大洗牌的第一步。

目前,低波動性動量資產(momentum assets)和高波動性價值資產(value assets)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背離”。隨著資金湧入動量資產而逃離價值資產,最終,動量資產泡沫將破裂,因此其存在崩盤風險。而價值資產屆時將一舉逆轉之前的狀況,表現超過動量資產。

事實上,這種趨勢已經出現了一些跡象。因資金大規模湧入而使得價格被推高的動量資產的收益在2016年初轉變成了虧損。標普500指數在今年前兩周以下跌8%創下史上最糟糕開年。在ETF基金追蹤的101只動量股當中,只有5只個股在今年上漲了。

Marko Kolanovic認為,這可能是均值回歸的第一步。均值回歸會引發新興市場股市、大宗商品、黃金和能源這些價值資產有出色表現。而包括美元、標普500低波動性和動量投資組合,以及標普500自身這類動量資產則將表現不佳

他認為,一些動量資產已經形成了泡沫,比如美國互聯網軟體股,這類股票自2009年以來價格翻了三倍。但這並不是說所有資產都是如此。“在一些資產價格接近歷史最高區間之際,另外一些資產則靠近價格底部。顯然,我們正在經歷的並不是所有風險資產都陷入泡沫的狀況,而是一種相對表現上的泡沫:我們將其稱為一種宏觀動量泡沫(Macro-Momentum bubble)。”

他警告:當心宏觀動量泡沫破裂。屆時,市場將上演戲劇性的逆轉。

動量資產的長期牛市

Marko Kolanovic在研報中寫道,每一個資產趨勢都始於基本面的發展。美國是第一個走出全球金融危機的國家,因此,諸如標普500和美元等美國資產領跑國際資產市場。央行之間政策的分歧引發美元上漲和跨區域資本流動,並令新興經濟體和大宗商品價格承壓。資金從新興市場和大宗商品時候流出,導致了美股和美元等資產進入了長達六年的牛市,因為資金進入了這些資產。

然而,進入2016年,很多投資者都在想,是否過去七年的貨幣寬鬆促成了資產價格泡沫。這個問題的答案取決於具體是哪種風險資產。事實上,一些資產價格和估計都接近歷史峰值,而另一些則相反。自從七年前擺脫熊市以來,標普500上漲了200%左右,且接近歷史最高點位。美元指數也處於15年新高。另外,大批風險資產則處於相反境地:新興市場股市、匯市、大宗商品目前的點位都比08年09年金融危機時期更低。

動量資產與價值資產表現背離

這種前所未有的分歧(超過3個標準方差)如同下圖所示。圖1 是若干動量資產價格,比如標普500、標普500低波動性指數。以及價值資產(Value Assets),比如新興市場貨幣等。左圖表明自從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動量資產價格上漲了500%、600%甚至700%,我們觀察到,新興市場外匯和股市資產同樣出現上漲。



泡沫將破裂?

但是,所有的投資趨勢都要結束了。

系統性策略交易較去年8、9月份降低了他們2/3以上的風險敞口,市場依然不佳,目前尚未出現驅動市場上漲的明顯催化因素。做空期權倉位增加了市場的波動性和日內市場變動。昨日的標普500盤中大跌可能受到伽馬對沖(gamma hedging)的影響。我們曾在上周提及,大量gamma空頭倉位集中在1950點到1800點之間,以及1800點下方。隨著市場昨日跌至逼近1800點,下降的gamma接近1800點會有助於盤中逆轉。

Marko Kolanovic表示,“在這一點上,我們認為,市場表現、波動性和實體經濟(即財富效應)之間的負反饋迴圈正成為標普500的一個重大風險。穩定股市需要有一個強有力的催化劑,比如美聯儲明顯轉向貨幣寬鬆(或者甚至推出另一輪QE)。那可能令美元由漲轉跌,穩定大宗商品價格,並且令標普500觸底。美股拋售可能也是動量和價值資產融合的催化劑。”

Marko Kolanovic此前表示,去年夏天標普500的暴跌,是因為量化投資基金的程式化交易拋售股票,從而引發了高波動性和價格下跌趨勢。他的觀點受到市場普遍認可,因此一舉成名。

#華爾街見聞 #美國 #摩根大通 #量化分析 #美股 #新聞點評

12 次瀏覽

免責聲明:

基優網/Fundlover的統計、文章和專欄係為團隊觀察和研究,基優網/Fundlover團隊盡力提供正確的資訊,文章純屬分享,投資有風險,投資人宜自行判斷、明辨標的之合宜性

關於我們

​About US

© 2014 by 基優網Fundl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