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Burry大空頭預言者 小心下場危機

更新日期:2019年6月29日




文 / 儲芸 2015年12月30日 原文網址

曾準確預測美國房地產市場衰退的前對沖基金經理Michael Burry,日前再開金口,稱美國目前最令人緊張的是債務問題,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杠杆率已經高達77倍。政府迷信經濟增長能解決債務問題,但和次貸危機一樣,最終付出代價的還是普通人。

Michael Burry郵件回復了《紐約週刊》的採訪,簡述其對08年次貸危機後,美國政策對市場影響的看法,具體如下。

《紐約週刊》問(以下簡稱NY-Q):金融危機(後的政策)有帶來什麼正面影響嗎?

Michael Burry(MB-A):我並不認為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政策取得了什麼成效,金融體系也沒有變得更安全。次貸危機使大銀行更大,美聯儲這個非選舉產生的主體,在全球經濟體系中的重要性竟然被加強了。我希望美國可以進入“個人責任制”時代。但事實上,我們在更多地推卸責任。

政府迫使銀行挽救陷入困境的貸方公司,並最終將責任推給銀行。零利率政策破壞了美國的社會契約,美國人發現,他們為退休預備的存款遠遠不夠

中小企業的發展是創造就業和提高薪酬的基礎,但美聯儲為超額準備金支付利息,打破了市場間貨幣乘數,限制了中小企業貸款。

NY-Q:總體來說,受金融危機影響的各方人士情況如何?

MB-A:後危機時代,政府政策法規對中產階級的剝削比企業帶來的影響更大。這種情況加劇了美國的貧富差距,資本家變得更有錢,而無產人士要付出更大的代價。或許也能帶來正面影響,但我始終認為荒謬的成分更足。

根據媒體的報導,後金融危機時代,普通美國人的利益一直受到華爾街、大型私企的抑制。資本主義正在被拷問。

但我認為不該這麼想,如果有人要免費借錢給我,我一定要接受嗎?並不是。但我如果接受,就要考慮到其餘所有條款,畢竟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是最基本的個人責任制和常識。有很多因素促成了這場危機,但不是因銀行而起,而是由決定借錢的個人而起。七年之後,全世界還在努力擺脫次貸危機的陰影,但卻沒有人為其負責。原因很簡單,所有人在互相指責。

NY-Q:現在經濟狀況如何?

MB-A:金融危機之後,美國試圖用充裕的流動性來刺激經濟,但這並沒產生什麼效果。與此同時,這樣的貨幣政策擴大了貧富差距,推高了政治極端主義,迫使華盛頓陷入僵局。全球範圍內更趨向於負利率。這對全球經濟健康造成近乎摧毀性傷害。利率是用來為風險定價,但在當下經濟環境中,風險定價機制已蕩然無存。全球經濟體系承壓持續積累,任何故障都會對經濟前景造成衝擊。

NY-Q:對於未來,最令你緊張的是?

MB-A:目前,最令人緊張的是債務問題。政府迷信經濟增長能解決債務問題,但最終付出代價的還是小市民。公共領域已經變成債務的消費者,美聯儲資產負債表的杠杆率已經高達77倍。這荒謬得令人咋舌。

NY-Q:你的水投資是怎麼一回事?

MB-A:我十五年前就開始“水”投資。人們不能把獲得乾淨的水當成理所應當的事。我通過投資食品投資水——在水資源豐富的地方種植食物並運輸到水資源貧乏的地區。這是水資源再分配最沒有爭議的一種方式,並且有利可圖,因此這個方案是可持續的。

NY-Q:有什麼令你感到對未來有希望?

MB-A:如果說未來的希望在哪裡,我會認為是創新,特別是美國的創新速度更快,即使是在有很大監管風險的領域。衛生保健領域的發展非常驚人。科技應該讓人類的生活更美好

Michael Burry曾準確預測了美國房地產市場衰退的前對沖基金經理,早在2007年他就預測房產泡沫會破滅。他堅持以自己的判斷行事,押注次級貸款不可能行得通。這位Scion Capital LLC前總裁曾經在彭博的專欄中被大幅介紹,Michael Lewis的暢銷書 《The big short(大空頭)》中也對他有詳細描述。

#華爾街見聞 #新聞點評

78 次瀏覽

免責聲明:

基優網/Fundlover的統計、文章和專欄係為團隊觀察和研究,基優網/Fundlover團隊盡力提供正確的資訊,文章純屬分享,投資有風險,投資人宜自行判斷、明辨標的之合宜性

關於我們

​About US

© 2014 by 基優網Fundl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