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2016年不應忽視的三大風險

更新日期:2019年6月29日



高盛認為,有三大系統性風險對高盛推薦的明年六大交易威脅最大,它們是:美債收益率升速超預期、人民幣貶值和油價下跌。

美國債券收益率上升速度比高盛預期的快。

在美聯儲維持七年近零利率後,全球將要進入2004年以來首個貨幣緊縮週期。高盛認為,微觀層面看,美聯儲收緊貨幣的工具(超額準備金利率(IOER)、逆回購、減持債券等)大多未經考驗。至於這些工具與限制金融仲介的監管措施怎樣相互作用,也多未得到驗證。在宏觀層面,市場暗示的“終端利率”受到很大抑制,期限溢價接近於零。

在這種背景下,固定收益市場遭到負面衝擊(從流動性錯配到久期風險迅速轉變)的風險難以校正。高盛相信,在全球低利率背景下,美聯儲政策的反噬影響最終會抑制債券收益率上升,達到新的均衡會經歷波折。

具體到交易方面,高盛推薦明年相對做多美國銀行類大盤股、做多美元,這些交易會因為美債收益率上升的環境受益,但目前處於啟動收緊貨幣的例外階段,歷史表現可能沒有多大相關性。

人民幣貶值。

高盛認為,工業金屬價格持續下跌意味著中國的“舊式經濟”仍在衰退期。如果明年中國內需的增長減速比高盛預測的更突出、減速涉及範圍更大,可能加大人民幣貶值的壓力。在中國政府政策干預後,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未來12個月會下跌2.5%-3%。

高盛預計,如果中國政府選擇調整人民幣與美元掛鉤,以求重新獲得不耗費外儲的降息空間,全體發達經濟體的通縮壓力都可能加劇。新興市場可能又迎來一輪貨幣貶值。

高盛的核心預測是,新興市場政府會推行財政擴張和結構性改革,以及一些貨幣寬鬆措施。匯率干預將是屬於貨幣掛鉤重設的部分行動。而這又是未來一年資產市場最大的一種風險。高盛的新興市場外匯籃子交易旨在對沖部分人民幣貶值和美國利率上升的影響,可新興市場匯率最終會總體承壓,差異化策略也會不那麼可靠。

大宗商品價格、特別是原油價格進一步下跌。

高盛仍看空工業金屬,原油的預期價近期還有下行風險。若這種風險成為現實,將拖累整體通脹,壓低通脹,掩蓋核心CPI加速上升的趨勢;盧布和墨西哥比索的匯率都會走低;擴大其他石油主要生產國美元高收益債券的信用風險;更有可能推升所有資產的風險溢價。

高盛預計,最終我們將不能無視能源價格中期走低、儲蓄向發達經濟體轉移的現實。在高盛推薦的交易之中,受原油價格下跌直接影響最大的是做多美國10年期通脹掛鉤國債收益率,以及新興市場外匯籃子交易。

原文網址請按

#2016 #高盛 #華爾街見聞 #新聞點評

1 次瀏覽

免責聲明:

基優網/Fundlover的統計、文章和專欄係為團隊觀察和研究,基優網/Fundlover團隊盡力提供正確的資訊,文章純屬分享,投資有風險,投資人宜自行判斷、明辨標的之合宜性

關於我們

​About US

© 2014 by 基優網Fundl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