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野村Richard Hodges 敢跟鮑爾逆行的經理人

已更新:2022年1月27日


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一向是喊水會堅凍的,市場一向不敢與Fed對作,但2021年以來敢跟Fed唱反調、勇於不同、敢跟Fed逆行的經理人,大概就是這一位-野村資產管理無限制債券團隊主管、同時也是野村基金(愛爾蘭系列)全球多元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賀昱誠(Richard Hodges)。


債市在30多年大多頭,成就前PIMCO創辦人葛洛斯、法盛明星經理人丹.法斯(Dan Fuss)的債券天王地位。惟隨著債市多頭派對結束,昔日的天王紛紛歸隱山林,債券空頭來臨時,那位經理人可望成為新一代的債券天王,英國Citywire認為賀昱誠(Richard Hodges)是最佳候選人之一。


但當Fed最近將通膨是「暫時性」的字眼拿掉後,去年大膽預測通膨有其結構性和僵固性的賀昱誠(Richard Hodges),最新債市預測有四大重點(以下內容是摘錄他在元月18日透過視訊會議與台灣媒體進行一個小時又45分裡的會議,筆者一定要在這裡讚美這位倫敦的投資高手,老實說自己長年與外國經理人訪談,對媒體不驕傲怠慢和認真講評的經理人,真的是很少見,一定要對這位來自天使巷《野村資產管理公司地址在倫敦天使巷1號》經理人致敬):

  1. 通膨可望從高點滑落,下半年隨著通膨下滑,經濟走緩,Fed不必急著升息,市場投資情緒可望轉佳。

  2. 美國聯邦基準利率挺多上行到1.5%,反觀Fed點陣圖或華爾街大行目前已喊到2.5%以上。

  3. Fed為何落後殖利率曲線,只能做不能說的是「讓通膨上揚可讓債務縮水」,但避免長天期美債殖利率飆升,不排除Fed終將使出殺手鐧─管理殖利率曲線。

  4. 長天期美債殖利率,10年期只要來到2%,30年期來到2.5%,投資價值是有吸引力的。

 

2020年一場疫情,股市漲翻天,投資債券感覺很slow,跟航海王和買到飆股的投資人比,抱著債券還有點點low的fu。台灣人瘋炒股,全球投資人亦然,全球瘋狂追股,2021年國際資金淨流入股票基金是過去20年之最、高達九千多億美元,之前19年加總資金淨流入股票基金也才7,850億美元。


賀昱誠(Richard Hodges)分析,這是零利率推升出來的行情,2022年美國寬鬆貨幣政策將加速退場,對抗通膨必須升息,當市場融資不再便宜,未來市場會如何,上一次美國升息是很值得借鏡的,2015年12月第一次升息,2016年2月初,美股應聲重挫一成,可以預見2022年Fed的動作,勢必掀起市場動盪和乾坤挪移。


若以目前美國標準普爾500指數殖利率約1.25%,賀昱誠(Richard Hodges)認為,一旦Fed基準利率升息來到1.25%,表示市場不再有便宜融資成本,聰明資金勢必要為升息預做準備,升息太快、太多,絕對不利美股後市,美股下跌,美國人財富將遞減,這也是Fed須審慎因應。



Fed未來3-5個月持續鷹派

股市動盪和重挫,投資人才會想到債市的好,只是2022年是貨幣緊縮和升息年,尤其是未來3-5個月,Fed為維護其威信、對抗通膨,未來3到5個月Fed將持續鷹派。鷹派的Fed,公債自然首當其衝。


賀昱誠(Richard Hodges)是一位很真誠的經理人,他會直接告訴你:「我不是經濟學家,我只是一位用對的價格、買到對的資產的經理人。」儘管他2021年大膽預測通膨並非如Fed所宣稱是「暫時性」的,許多經濟情勢展望比經濟學家還準,但與媒體分享市場展望時,提供的書面數據就只有自己的投資組合的資產配置和基金年度和貢獻度來自那些資產,這些緊扣自己基金的數據,完全忠於自己的角色定位。


談起市場歷史和變化,賀昱誠(Richard Hodges)卻還是如數家珍,到底要做到用對的價格買到對的債券,經理人對經濟展望一定要有自己定見,才能做出最佳投資決策。當Fed最近將通膨是「暫時性」字眼從新聞稿剔除,他現在又站在Fed的對立面,對通膨的看法又修正了。

中美釋戰備儲油,產業提高庫存,通膨下來指日可待。

賀昱誠(Richard Hodges)認為,通膨可望在年中見頂而下行,何以敢再與Fed和市場不同調,他分析,從美國和中國陸續釋出戰備儲油,加上疫後關鍵是產業界不再如往昔全靠及時(just in time)生產模式,而是自己提高庫存,產業供應鏈的斷鏈現象可望獲得緩解。同時,下半年經濟成長將會放緩,通膨壓力可望舒緩,在這情況下,Fed的升息未必會如市場預測的積極。


根據Fed公布的點陣圖和市場預測,美國2022升息有人已喊到4次,明年再升息4次,但賀昱誠(Richard Hodges)卻有不同觀點,他認為今年升息次數不會那麼多、幅度也不會太強勁,升息次數約2-3次,再者點陣圖顯示聯邦基準利率應該要上升到2.5%,但野村資產管理無限制債券團隊評估只有1.5%。Fed升息,通常一次升息,就會需要至少三個月的觀察,依此頻率來看,2022年挺多是升息三次。

2022年挺多升息3碼,基準利率只上看1.5%。

再者,美國在緊縮貨政策上,也有很多方法,賀昱誠(Richard Hodges)舉例說,加快腳步結束QE購債,啟動縮減Fed資產負債表,這些都可以達到收縮市場資金、推升利率走升的效益,


值得留意的,這次Fed寧願損及自己的威信,去年通膨高張時,一直站在殖利率曲線之後,其實也有其「只能做不能說」的苦衷─Fed期望久違的通膨降臨,能夠讓美國債務縮減、減輕,但不爭的事實是美國依舊還要借新還舊,長天期殖利率絕對不能竄高。


美國QE退場和升息在即,到底全球金融市場「神主牌」的10年期美債殖利率會走高到什麼水準?賀昱誠(Richard Hodges)分析,2022年市場已邁入升息周期,美國實質利率,其實Fed可以做調控殖利率曲線,目前長短天期殖利率曲線陡峭;升息在即,美債短天期自然就會竄高,但美國長天期債券的殖利率水準無法飆高,才不會增加美國政府舉債成本。

美長債殖利率2-2.5%,投資價值浮現。

賀昱誠(Richard Hodges)表示,目前他管理基金目前手上是沒有任何長天期美國公債,雖然美國國庫券比重34%,都是短天期,另外放空2年期美國公債,此殖利率從去年6月約在0.25%,近期一路竄高逼近1%。這樣避險操作,對基金去年貢獻度就有100個基本點。


他指出,升息周期下看長天債殖利率,不如看2年期美債殖利,反倒是2年期美債殖利率才是牽動長債的關鍵, 「30年期美債殖利率若來到2.5%,10年期美債若彈到2%,投資價值就浮現。」



儘管Fed鮑爾近來亡羊補牢,用剔除「暫時性」對抗通膨,市場預期Fed將會加速QE退場和升息,賀昱誠(Richard Hodges)表示,他對鮑爾仍有七到八成信心,但比較令人擔憂的是FOMC的成員,由於這些委員都沒有對抗通膨的經驗,加上對通膨掌握度和貨幣政策的拿捏,反倒是他比較擔心的。

野村看好殖利率兩位數的新興債

這一波全球央行的升息是脫勾的,2022年美國將升息,但許多新興國家在2021年因為通膨議題已先行升息,賀昱誠(Richard Hodges)分析,不少新興債券就深具投資價值,例如他看好南非、俄羅斯、印尼、墨西哥、巴西,邊境市場則有埃及,尤其埃及有納入摩根新興債指數的利多。


追求高殖利率的債券標的,目前新興債券不少都有兩位數,以南非為例,當地貨幣南非債,扣除避險成本5%,仍有6%以上收益率。賀昱誠(Richard Hodges)分析,美元走強拖累2021年新興債表現,但隨著新興國家的通膨見頂,各國央行都升息,新興債券2022年的總體回報是可以期待,但慎選投資標的是關鍵,儘量避開阿根廷、土耳其等高爭議性市場;另外,投資新興債也可以透過超國際金融機構(例如IMF或開發銀行)發行新興國家相關的債券,可以降低單一國家風險。


值得一提,賀昱誠(Richard Hodges)看好新興債,惟因應升息周期,投資組合管理上要降低債券存續天期,但收益率又要高,新興本地貨幣債高殖利率誘人,惟縮短存續期,經理人常會運用作空美債來降低存續期,這也是賀昱誠管理的基金,美債部位逾三成,其中不少是作空2年期美債,2年期美債殖利率在升息周期一路彈升,佐證野村團隊的洞見趨勢,又可以縮短新興債的存續期間。


中國債市2021年吸納全球國際投資人逾八成的資金,賀昱誠分析,中國為穩定經濟和房地產,三不五時降準,市場更預期中國人民銀行會降息,但他比較擔憂是一旦房地產市場維穩,中國貨幣政策將不再寬鬆,已大舉流入中國債市的國際資金何去何從,尤其是2022年第四季的人行貨幣政策走向,很值得密切觀察。


近一周資金勇闖股市,債市撤退。

2022年以來,市場時多時空,EPFR最近一周股票基金淨流入逾305億元,其中股票型ETF持續吸金,近一週資金淨流入292億美元。


ETF股票基金方面,各主要股市皆為資金淨流入,其中主要流入全球與美國股市922億及916億美元,中國、歐洲、新興市場及亞太股市則分別有36.3億、15.9億、15.8億及5.6億美元淨流入,日本、拉美及東歐股市亦分別有0.5億、0.5億及0.1億美元資金淨流入。


至於主動式基金,美股和拉美是國際資金淨流出者,主動式基金小調節美股基金、僅1.85億美元,拉美也有1.21億美元。


債券金部分,主動式債券基金處於淨流出,四大類債券只有新興本地貨幣債有淨流入之外,其他都處於流出。更多主動和被動式基金偏好差異可以參考下下面整理互動圖,或前往Fundlover首頁 ,想要更多數據者可以前往一周股債市回顧專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