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解讀安聯總裁Tobias Pross社媒吐心聲

已更新:2022年5月21日


安聯環球投資最近因為其美國子公司的前美國私募基金經理人不法,遭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和司法部處以十年不得在美國經營,並處以逾60億元的高額罰金、和解金。


一家金融集團發生如此重大監管事件,對任何一位在總裁這個位置者,絕對是職涯的最大挑戰 ,面對來自全球新聞媒體排山倒海的批評,安聯環球投資有德國人標準嚴謹的制式公關作業和答覆,惟在社交媒體Linkedin上,安聯環球投資總裁布洛斯(Tobias Pross)在那裡用241個字,吐露自己面對職涯上最大挑戰的心聲。


這篇文章,基優網嘗試以財金媒體人的角度來看這位疫情受災戶總裁,理解他在制式公關運作下的另闢新徑,到底意味著什麼?以下分析,斜體綠色字是筆者的個人評論。夾敘夾議,惟期許是台灣投資生態系在更多人參與,資訊透明和公平待客下,創造更良善的投資環境。

 

安聯環球投資總裁布洛斯(Tobias Pross),credited to Europawire。

這位疫情受災總裁在領英的241字,到底說了什麼?


首先,布洛斯(Tobias Pross)針對這個事件,感謝過去一年和近來為此事必須做善後的集團同仁,尤其美國三名前同事「誤導和欺騙了客戶和公司的其他部門,而我們無法在一個複雜的戰略中發現這個孤立的不法行為案例(three former colleagues misled and lied to clients and the rest of the company, and that we were unable to detect this isolated case of wrongdoing in what was a complex strategy)」,這三位前同事所做所為,震憾安聯集團、同仁們莫不感震驚。


美國是美國,台灣是台灣,跨國經營,在地智慧很重要。

安聯環球投資這家公司,筆者在平面報紙跑新聞時就認識至今,德國公司一向以紀律嚴明著稱,或許德式紀律來到美國是否管用,這牽涉到太多的在地文化、在地經營的問題,惟從安聯環球投資2000年大舉進軍美國,除碰到傑驁不訓地債券天王葛洛斯,如今又碰上「結構式阿爾發(Structured Alpha)基金」三位經理人的不法,只能說美國市場很深,連德國人未必玩得過美國人。


就事論事,美國出事,台灣何以受波及,關鍵就在安聯收益成長基金是全台熱銷基金,這檔基金投資團隊又是在美國,因為這個案子,安聯環投資必須將這團隊在內的投資團隊和全部美國資產轉予Voya Investment Management(簡稱Voya IM),這個轉變引起台灣市場的熱議。


這裡筆者分享,我長期觀察台灣基金市場的心得:投信各家經營策略,市場因為立場和經驗都會有不同解讀,但若要客觀以數據來看,筆者細讀各家基金公司財報,在外資投信裡這家公司在財務揭露上,不僅沒有財政部關切的「移轉訂價」各種藏錢玩法,經營境外基金的利潤更是業界中位數以上。


換句話說境外基金善待台灣總代理,該分享的銷售和顧問佣金,不會因為兄弟和母子公司的關係,就A台灣團隊的好康,安聯投信的獲利表現更是業界數一數二,稅負貢獻度也是外資之冠。純從財務面,德式紀律管理在台灣有看到複製,跨國企業經營,除有國際制度外,仍賴在地團隊的執行,以及在地智慧

2020年疫情股災的受難總裁,謙卑感謝取代法律纏訟。

閒話跨國企業經營之後,布洛斯(Tobias Pross)的241字還有什麼精彩的呢?


獲獎是人生一大成就,在獲獎典禮上,得獎者常常有一長串的感謝各方的美詞,但被處罰,尤其是來自政府的裁罰,企業有律師團,通常就是力爭到底,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但碰到美國政府,尤其是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後,美國政府對華爾街施以鐵腕,加上司法纏訟,會損及企業商譽,識相的金融集團,幾乎都直接臣服美國政府判決。


儘管德美一向是國際盟友,但美國三不五年處罰德系金融機構,例如德意志銀行;面對這次美國SEC和司法部處罰,安聯環球投資除在官網有正式回應之外,布洛斯(Tobias Pross)在自己社群媒體上,也感謝美國當局為揭露不當行為所做的一切


感謝處罰者,做為上位者如布洛斯(Tobias Pross),再來要感謝就是過去一年來辛苦配合司法調查的安聯環球投資的一群同事,他在領英社媒上很感性寫著「這些團隊成員不僅日以繼夜地工作,要像法醫一樣做鑑識和拼湊(三位前同事)的不法行為,他們在這一段時間必須嚴格保守機密,守密的重擔是如此沈重。」


承上,布洛斯(Tobias Pross)當然要感謝和高興母公司Allianz SE的後援和支持,讓安聯環球投資堅定立場與被受損客戶達成和解。根據公司公布的新聞稿,安聯環球投資會支付和解金約50億美元,彌補「結構式阿爾發(Structured Alpha)基金」造成美國退休金和養老金投資人的損失。


安聯環球投資,其實我們平常只關心經理人如何看市場、基金績效好不好,沒有像美國府這種嚴厲基金業者之前,並不是太關心,公司CEO在想什麼做什麼,但布洛斯(Tobias Pross)會值得注意是他與一般CEO不太一樣,在官方制式新聞發布之外,他在社群裡分享自己對這事件的想法,同時坦然面對,引起筆者好奇。


後來一查,布洛斯(Tobias Pross)在1999年加入安聯集團,一向以非美國地區銷售業務為主,2020年獲拔升、出任集團總裁,才走馬任三個月,全球爆發股災,美國前三位同仁違法情事造成美國投資逾50億美元損害,引起投資人不滿抗議,他的總裁之路充滿各種挑戰。


這不法事件擴大調查,在2021年夏天爆發,安聯集團股價重挫,他必須概括承受所有責任,難怪他自己在領英社群上一開頭就說:「儘管過去的一天和一年一樣,生活裡總是有很多艱困,令人羞辱,但不能被打敗,必須從中記取教訓,學習謙卑,再重從中找到振奮向上的來源。」


在這裡小編挑了選歌曲揣摩他的心聲,在歷經這樣的挑戰之後,布洛斯還是找到向上泉源。

Tobias Pross制式公關之外,透過社媒期待開啟新篇章。

長串的感謝之後,他繼續感恩同事們決心面對前同事惹出來的大禍,處理這些困難的事實,但他念茲在茲的是同仁是否將「注意力仍然放在客戶,他們的需求以及我們為他們提供的服務上‥我自己打電話給客戶比平時多,他們的理解讓我感到鼓舞。」


最後,浴火要重生,布洛斯(Tobias Pross)感性寫下:「接下來的幾天,同事和客戶仍將是我關注的焦點,我期待著為AllianzGI開啟新的篇章。」


危機就是轉機,這話聽起來很八股,但布洛斯(Tobias Pross)感觸應該是最深的,從疫情到詐欺案調查展開,忍辱負重,應該是對他蠻貼切的形容,雖然全球看到安聯環球投資勇於承認錯誤、服法和賠償,同時立即與Voya IM簽訂策略聯盟備忘錄(安聯環球投資將「特定的美國投資團隊與資產」轉予Voya IM),但在非美國以外地區,擔任Voya IM的長期策略銷售夥伴)。再來的最大挑戰,當然是重拾投資人的信心。


21世紀網路交易和社群已是生活日常,溝通雖仍有賴傳統大眾媒體,但社群媒體方興未艾,不論布洛斯(Tobias Pross)昨天在領英發表的話,只是一時興起,心有所感,或是有人抓刀,但這還是以他具名的社群帳號,這也點出身為一位跨國金融公司的CEO,他無法忽略社媒媒體的重要性。


尤其,未來十年要重拾美國監理機構和投資人的信任,布洛斯(Tobias Pross)和其團隊仍要面臨不計其數的挑戰,如何建置令人信服的內部和風險控管機制,是他的當務之急,也許全市場注目焦點,一旦有良好內管和風控機制,如何將這些努力,有效傳達出去,不論是自己多多打電話,或是運用各種傳媒和社媒,多多跟投資人溝通,友善互動,公司才能獲得來自客戶的祝福,客戶滿意和口啤比丟廣告(花錢告訴別人自己有多好)更有經濟效益。


真誠溝通和公平待客,有為者亦若是,安聯要領頭嗎?

安聯環球投資的美國危機,對台灣投資人最關心,莫過台灣人人手一支的安聯收益成長基金,未來投資團隊會有何變化?投資策略會如何?績效會受影響嗎?愛配息者一定要問,那配息率?


這檔新台幣1.2兆規模的基金,台灣人投資規模高達新台幣5,450億元,根據美國調查和安聯說法,除Structed Products 團隊以外,安聯環球投資美國公司沒有任人知曉或參與此等不當行為


Structured Alpha基金是一個私募基金,在安聯環球投資是獨特和單一策略,沒有與其他投資策略有關連。台灣金管會初步瞭解,台灣投資人也沒有持有Structured Alpha基金。


惟安聯收益成長基金的投資管理團隊,未來會移轉到Voya IM,若依外國基金公司多品牌經營策略,安聯收益成長基金的投資管理,變動可能性不大,惟目前關鍵就是如何贏得投資人對安聯環球投資的風險和內部控管之信任。


金融市場,一向不缺八掛和看好戲的人,尤其安聯收益成長基金在台灣和全球熱銷,這檔基金在台灣可預見會面臨監理和投資人的好奇和關心。


當市場充滿各種疑問時,最大殺傷力,有時不是來自競爭對手的暗地放箭,經常是來自漠視和欠缺良好溝通。布洛斯(Tobias Pross)短短241個英文字,點出重點「多多打電話,關心客戶」,客戶回報他很多祝福,但這心底話,在安聯官網和新聞稿裡,大家看不到,但他用領英這樣社群媒體傳達給他在社群的朋友(雖然這媒體有點是專業人士在用,但至少邁出第一步)


筆者長期觀察基金市場,基金公司和投資人之間,總是存在著「傲慢與偏見」的洪溝。基金公司投資高手如雲,加上投資和金融複雜難懂,專業者就孤芳自賞、抱持著專業傲慢;散戶在低利環境裡資金無法處和自己不夠專業,只能委託經理人管理,但又擔心經理人會不會「不是自己的錢,就亂投資、重押特定資產」,對基金公司存有偏見。


但基金一旦績效亮眼,散戶如崇拜神的趨之若騖,貪婪又將風險拋諸腦後,傲慢與偏見之間,關鍵就是欠缺真誠、真心的溝通。


在台灣,安聯美國危機在可預見未來將面臨來自市場的質疑和挑戰,這檔基金的台灣總代理是安聯投信,安聯美國收益成長團隊和安聯台灣團隊,如何與客戶多多互動,真心、真誠地溝通,而不是只提供片面的訊息或遮遮掩掩


另外,筆者期許自己和更多傳媒從業人員,能夠盡職和盡責做報導,提供更多好的文章和報導給投資人,網路世界要達到真正自由和公平,其實健康傳媒是很重要,不論是大眾傳媒、網路媒體或自媒體,只有大家都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投資生態系才能健全、大家才能建立信賴感。


近來美國市場如搭雲霄飛車,如何提供即時的基金投資訊息和最新投資組合,更有效率溝通,沒有歧視、公平待客,同步提供給通路、零售投資大眾,這是安聯美國和台灣團必須共同努力,無法卸下職責,到底台灣有五千四百多億資金在這檔基金。


布洛斯(Tobias Pross)在領英上宣示「安聯環球投資要開啟新篇章」,我們期待她的重返美國市場,更期待台灣的安聯能夠引領市場,在投資資訊溝通和服務上,能夠做好公平待客,沒有大媒vs小媒和通路vs散戶的差異化管理,一旦做了,自然會獲得所有客戶的祝福,業績蒸蒸日上。


當然不是只有安聯,更多基金業者投入,絕對是台灣基金族之福。


1,491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