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神九經理人 低接可轉債券抗波動追成長


股市跌跌不休,債市又碰上通膨和升息,資金應該往那裡去?


一般人可以現金為王,但做為專業投資經理人,現金為王恐怕就要被投資人咒罵。


2022年充滿挑戰的一年,管理台灣人逾新台幣6,300多億資產的安聯收益成長投資策略團隊投資長凱斯汀(Justin Kass)表示,他目前股票是按步不動,但在追求收益和成長的同時,可轉債是他目前看好標的,一來是可轉債下檔有保護,又與股票連動性高,可轉債今年以來價格修正,在三大類資產裡算是最有吸引的。

 
安聯收益成長投資策略團隊投資長凱斯汀(Justin Kass),安聯投信提供。

安聯收益成長基金是台灣人投資最多一檔共同基金,這檔主動式基金的經理團隊,過去16個月來台灣人每月淨申購這檔基金,有時動輒200多億,少則也是七、八十億,若再加計安聯投信發行安聯收益成長多重資產基金,管理資金逾七百億元,這個團隊管理台灣人資產規模逾6,300多億元,在資金不斷流入,經理團隊在市況不佳的2022年如何做最佳資產配置,達成收益與成長的目標。


市場關注焦點是在股票和債市時,專業經理人還是有其洞燭先機地方,例如安聯收益成長基金(這檔基金早年配息9%,加上常會填息,市場美其名為神九基金)這檔基金是採取「三三三」布局策略,三分之一資產在股票,三分之一在高收債,三分之一在可轉債,凱斯汀(Justin Kass)表示,今年以來市場動盪,不少成長型股票股價大幅拉回,與其在市況依然混沌之際,貿然接掉下的股票,他偏好可轉債,一來可轉債的下檔防禦性,若以單一公司為例,該公司可轉債的下跌幅度只有股票五到六成。

不可不知的可轉債特性

以目前收益成長投資策略為例,儘管不少股票修正不少,但他們目前股票部位是按兵不動,尚未低接,在股票、可轉債和高收債這三類資產裡,安聯收益成長投資團隊目前看好是可轉債的下檔防禦性,以今年不少成長型美股股價大幅修正,跌幅五成或七到八成都有,以美股大盤修正,那斯達克一度跌幅近三成,可轉債指數約下跌14%,這也是凱斯汀(Justin Kass)認為,與其接股票,不如加碼可轉債,一旦市場回穩,向上有成長空間。


可轉債特性,美國可轉債的上檔成長空間,與股票連動性可達六到八成,惟下檔跌幅約是股票的五成左右;但歐洲可轉債,由於重視下檔保護,股票連動性上檔漲幅只有三到四成,下檔跌幅約是股票兩成,安聯收益成長基金專注美國市場,目前承接成長股,凱斯汀(Justin Kass)更偏好成長型企業的可轉債。


可轉債市場到底有多大,根據投資銀行統計,次級市場交易規模約5,095億美元(截至2021年11月),至於美國高收債市場,根據標準普爾研究,高收債約占美國公司債(8.1兆美元)的一成五,次級市值估值約有1.2兆美元。


值得注意,債券初級市場今年以來很冷清,凱斯汀(Justin Kass)分析,高收債初級市場開始恢復,可轉債市場還有待打破僵局,儘管利率走高,企業若有資本支出,企業獲利可以支付利息,儘管發債的票面利率已走高,企業若有籌資需求,仍是會到初級市場發行公司債和可轉債。


凱斯汀(Justin Kass)進一步分析,目前票面利率,高收債去年底和年初的發行票面利率約在5%,5月中旬一度飆高到8%,近來因為市場反轉,利率又下滑到7%。可轉債為例,之前可轉債根本不支付利息,但目前發行公司願意支付3%配息,「我們正在密切注意,體質較佳的企業若進入初級市場發行可轉債,預期票息約在2%左右。」


看好可轉債資產,英雄所見略同,筆者還曾在金融時報閱讀到一篇債券專題報導,其中前美國東岸債券天王丹.法斯(Dan Fuss)就看好高通膨年代,可轉債是債券投資的一條出路。野村(愛爾蘭系列)全球多元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賀昱誠(Dickie Hodges)也是看好這類型資產,目前基金投資組合這部分比重也有一成之多


至於專注可轉債投資的境外基金,目前只有五檔,分別是 摩根士丹利環球可轉換債券基金、施羅德-環球可轉換債券、施羅德-亞洲可轉換債券基金、愛德蒙得洛希爾基金-歐元可轉債基金和DWS-投資可轉債。

市場難測,Fed升息難控,盡職做好投資基本功,擇優企業和工具投資。

凱斯汀(Justin Kass)認為,未來半年市況仍很混沌不清,但未來幾個月更多經濟數據出來,應該在暑假後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舉行9月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議(FOMC),情勢會趨於明朗。


凱斯汀(Justin Kass)說: 「身為經理人,無法揣測通貨膨脹到底還會飆多高,Fed利率要升多少,股市會跌多深,目前我們能盡職做的事,就是專注基本功─關注基金投資組合裡的公司,做好基本面研究,尤其我們管理基金每月淨申購規模大,如何做好資本的下檔保護是很重要的工作,因此瞭解投資組合裡企業獲利和財務情況,挑好優質公司,選擇最佳投資工具,俾利建構有收益又可以追成長的投資組合。」


近來股債市修正,市場恐慌情緒也飆高,凱斯汀(Justin Kass)以高收債為例,這類債券今年以來下跌約8%,目前殖利率在7.5-8%,若以近年來企業違約率不超過2%,6個百分點是足可彌補持有這類債券的風險,8%的殖利率意含違約率會飆升到13%,與2008年金融海嘯相當,這是極端恐懼的情緒,依據經驗,在這樣殖利率水準持有高收債18個月後很不容易是虧損的,高收債市場也是安聯收益成長投資團隊看好的資產。


至於股票部位,目前雖沒有動作,由於可以操作掩護性選擇權(covered call),在市場下跌和盤整期間,做這類選擇權反倒有權利金收益,凱斯汀(Justin Kass)坦承,這部分操作對基金報酬今年以來有不少貢獻。

今年以來股票基金淨流入1,745億美元,債基失血近1,462億。

今年以來,國際資金流向上,若以EPFR的數據來看,股票型基金是淨流入1,745億美元,主要集中在美股超過千億美元,其次是全球/國際基金,值得注意,新興股市和亞太新興股票基金都有四、五百億美元淨流入。債券基金則是失血約1,462億美元,不論 投資級、高收債或新興債都是全面淨流出。


今年以來主要基金類型的國際資金進出

資料來源:富蘭克林投顧、富達和摩根投信,基優網整理。

EPFR的數據是將主動式基金和ETF合併計算,若將兩項數據獨立來看,可以發現:今年以來,國際資金流向在主要基金類型上,主動式基金全面處於淨流出,但ETF基金相對積極,股票ETF今年以來淨流入3,232億美元,債券ETF淨流入873.51億美元。但若對照EPFR(含主動和被動)的數據,推估主動式基金,股票基金淨流出14,487.64億美元,債券基金失血更嚴重、逾2,335億美元


ETF的積極在各類市場衝進衝出,反觀主動式基金卻處於資金失血,兩類資產不同調,除反映兩類資產此消彼長之外,也凸顯兩類基金受投資人喜愛,ETF顯然是站上風,惟選擇ETF者,要對市場有定見,需要投資人更主動出擊,但對於不閑熟市場的投資人,主動式基金反倒是簡化投資方法之一,雖然ETF投資在台灣近年來也是大爆發,但仍有不少台灣投資人偏好主動基金,尤其主動式基金業者設計各種級別照顧愛收息投資人的需求。


以可轉債這類型資產為例,台灣核備可轉債基金不到5支,可轉債投資有其門檻,將可轉債納入投資組合裡的基金雖有不少,但以安聯收益成長基金可以高達33%,算是比重相對較高者,這也是一般人將投資委由主動式基金的專家管理、可不必燒腦過日子的關鍵。


喜歡國際資金流向追蹤的網友,特此將過去兩周的國際資金流向整理如下,提供參考。


資料來源:富蘭克林投顧、富達和摩根投信,基優網整理。

主動式基金數據是推估值,由於EPFR的數據通常是截至每周三,但彭博ETF數據是以當周交易做計算,因此兩項數據會有兩天差距,特此說明。


各類主要債券指數利差近一周全面收斂。

近來股市回神,債市亦然,儘管不少資金還是從各類型債券基金「出走」,近一周主要信用指數的利差都收斂,幅度從5個基本點到102不等(1個基本點是0.01%)。


最近一周主要債券指數的變化和相關類型基金資金流向


資料來源:柏瑞、富達和摩根投信,基優網整理。

更多數據分析,可以參考下面整理互動圖,或前往Fundlover首頁 ,想要更多數據者可以前往一周股債市回顧專頁


一周全球資金互動圖


一周債市的回顧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