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多台股還能追嗎-1 野村陳茹婷高股價不等於高評價

更新日期:11月 10

投資就是紀律,這是今年台股績效第一名的台股基金-野村優質基金經理人陳茹婷得以在華為事件和疫情之後投資可以勝出的關鍵,紀律讓她戰勝市場恐懼丶波動,覓尋獲利和評價不斷調升的股票,為基金投資人創造長期穩健的績效。

2020年是驚奇的一年,明明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重挫全球經濟,全球股市卻在疫後一路上漲,儘管10月美股一度拉回一成左右,但美國總統大選激烈選情下,股市又不回頭一路上攻,許多投資人都在問股市漲多了,股價變貴了,現在買就要套牢?股票漲多,就不再有投資甜蜜點嗎?經理人跟你的想得很不一樣…


基優網此次有機會與今年以來表現第一名台股經理人─野村優質基金經理人陳茹婷聊一聊,特別將糾結投資人的問題,一股腦兒都請教她,特別製作成漲多台股還能追嗎系列,此為系列1。



野村投信台股基金,今年以來績效相當亮眼。陳茹婷是交通大學管理科學所碩士,研究出身的她曾任元大京華證券研究部、日盛投顧投資部的研究員、一銀證券經理,加入野村投信後,從2007年2月開始一直擔任野村優質基金經理人,也曾操盤野村鴻利和野村積極成長兩檔基金。


一般人通常是看到股票大漲,才要採取行動,投資的路上,有很多的路人甲和路人乙,好心指指點點的人特別多,投資新手才想要買台股,馬上有人就說:「台股漲多了,現在才要買台股基金,太後知後覺了啦,小心被套牢!」這話一出,新手就倒彈、怯羞地問:「但基金公司都說後市可期…?」路人乙又說:「基金公司和經理人都是看多的啦,基金淨值都漲這麼多了…」


投資這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買入持有(buy-and-hold)基金經理人是沒有看空股市的立場和本錢,到底經理人是如何評估基金的投資組合的價格合理性?淨值上漲很多基金,這檔基金的投資組合是否已充分反應利多,之後就沒有甜頭?漲多股市,主動經理人是否有股票太貴,投資上卡卡的問題?野村優質基金經理人陳茹婷現身說法,與你分享專業經理人投資的思考邏輯。

高信念基金集中持股,深度追蹤持股。

百檔台股基金裡,一一檢視基金持股,有的複製大盤,有的持股很集中,近來投資人瘋狂愛上被動式基金,0050只持有50檔台股基金,但野村優質基金是一檔有「高度信念(high- conviction)」主動式基金,持股40檔上下,不僅打敗0050,今年更勇奪台股第一名。野村旗下九檔台股(含產業型)基金,若細數持股,投資組合股票也大同小異,但這一波疫情以來,野村優質基金表現亮麗,到底基金經理人如何締造佳績?難道是施魔法了嗎?


沒有魔法,陳茹婷說:「只有恪遵紀律和扎實研究。」她管理野村優質基金,除今年以來績效第一名外,基金周轉率之低也是台股基金之最(今年第三季在132檔台股基金裡排名118名)。野村優質基金目前公布的持股1%以上的股票約20檔,但事實上目前持股約在40檔。


高信念(high conviction)主動式基金,這類型基金的持股相當集中,一來是經理人對基金投組深具信心,二來如陳茹婷說:「持股集中就是要深度追蹤。」今年以來績效亮麗的境內外主動基金大,例如摩根士丹利美國增長基金也是高信念基金,基金持股數量約在40檔上下


她解釋,野村優質投資組合除慎選產業龍頭、布局七到八成外,也會布局兩、三成在有兩年以上獲利能見度高、成長潛力的公司。投資標的,若是產業龍頭,就看一年獲利能見度,若是黑馬或有成長潛力者,其獲利要更高於產業龍頭,挑選最大準則就是兩年能否持續獲利成長,並依此做紀律投資,若可以持續獲利,就持續持有,若獲利不如預期,就賣出獲利落袋。


陳茹婷說:「投資貴在專注和專精,持股40檔上下,是我和野村團隊的最適規模,基金績效好,其實也是野村投資研究團隊的成果。」若是持股來到41檔,她就會依這些公司的獲利能力做排序,野村團隊一直都在覓尋能夠給予穩定和恆常獲利的公司,若是資金有限就會依相對績效、研究那些是掉車尾,汰弱留強。


她說:「目前台股沒有漲到我買不下去,或買不到好標的,若我對市場真的沒有任何想法,我的持股數會增加到50檔或60檔,但我目前持股還是40檔以內,我們時時刻刻緊釘市場,覓尋每月每季都持續上修每股盈餘(EPS)的公司投資。」

指數高不代表股價高,股價高不等於評價高。

台股在疫情期間創新高,指數來至高檔後,投資要不要居高思危,陳茹婷指出,指數高不代表股價高,股價高也未必代表評價高,觀察股價高低,必須用基本面和資金面來看,市場習慣用本益比(PE)來看股票評價,但股價高,未必就是評價高。


例如野村優質基金從股王在新台幣400元時就開始持有,其股價不斷走高,來到五、六千元,原本一年可以創造每股獲利10元,但後來是每個月賺10元,自然市場會願意給予更高的PE和評價,難怪股票可以漲十倍,股價高不代表評價高,重點是從基本面找股票的投資價值。

不斷上修EPS,是很不簡單的事,野村團隊一直在市場努力找這些成長股,上修EPS可能一開始是老闆太保守,這時候PE也緩慢上修,一剛開始拜訪的人不多,上修四到五次後,市場慢慢注意到,通常有這種上修現象,通常是市場占有率上升。

看技術線型不如緊扣股票四波段。

陳茹婷說,自己投資不看技術線型,但最重要是基本面的四個波段。第 一波段是公司緩慢上修EPS,PE和股票也緩慢上修,這是初升段。


第二段是主升段:EPS和PE同時上修,這一波段就很凶,這類公司因為拿到更多市占率,產業地位改變,獲利跳升,拜訪分析師和經理人愈來愈多。公司躍升為產業龍頭,市場就很阿殺力一口氣給15倍或更高的評價,目標價就跳升幅度是很大,這就是主升段。


陳茹婷說:「我們團隊永遠在尋找EPS和PE同步上修的投資標的,我們期望能夠比市場更早、更快找到,成為我們核心持有的股票。」


第三階段就是這檔股票市場都知道了,產業第一名,股價也很高,不少後知後覺分析師才來拜訪公司,但EPS已停止上修、又要寫報告,就一直強調長期成長性很好,通常是一年或更久以後產業前景佳,還不斷上修PE。由於市場還很夯,經理人不必急於此時調整持股。


第四階段,EPS微幅下修,PE出現下修,但市場資金還是不斷擁入,投資人和分析師就自己安慰自己「EPS不佳,訂單減少只是一時的」「Fed一直印錢,從殖利率趨於零佐證股票本益比應 該要更高」,後知後覺者不斷給予更高目標價,不斷跟自己催眠這檔股票後市還是看好,但EPS下修時,就開始走另一個對稱下跌波段。


陳茹婷說:「停止上修EPS,再來賣股票都還來得及,若還在上修、獲利還有成長,我就不擔心,但若沒有成長性,就是我賣股獲利落袋,我不會因為地緣政治而賣股票,但會特別留意股票流動性。」


她分析,目前野村優質基金規模已達新台幣79億,若某檔股票比重雖只有1%,但若這檔股票成交量一天只有100張,這檔股票流動性就是她關注的重點,一旦市場若出現不如預期,可否順利獲利出場,市值夠不夠大,流動性好不好,尤其是成長性,都是她決定投資的闗鍵。

恪遵紀律不隨市場起舞。

野村優質基金去年表現是台股基金第二名,今年以來績效第一名,但因為高信念關係,有時基金拉回時,跌幅也對較深。以以華為事件為例,這事件爆發會產生系統風險,一般投資人或有的經理人會因為中美啟動科技大戰而恐慌,競相拋售與華為相關股票,這些都是反射性動作,但陳茹婷並沒有如此做。


市場全都在拋售,陳茹婷雖然也調整一些部位,但她強調:「克服恐懼、冷靜研判,這是很重要的。」當時她運用野村台股投資團隊建立台股業業資料庫和企業評價,這些數據是野村團隊13位專家通用合作匯整他們拜訪公司的資訊;這些產業和股票評比,總是在最關鍵時刻快速能夠發揮其功效。


「我們會依公司的設備供應商,公司的同儕和公司客戶等三方面,努力調整填寫此公司的九宮格投資訊息評價,」陳茹婷指出,「若是訊息可以填寫愈多,愈能夠對事件做出更精準推估。」


去年5月華為事件,市場太悲觀,她反倒是運用野村投研團隊的數據,檢視手上與華為相關股票,她會設定一些參數,例如華為對這家公司營收和獲利貢獻,若華為倒閉和被美國設限,這家公司存貨有多少,計算出可能或然率,推估出這公司的EPS下修和股價下跌幅度,陳茹婷指出,這些情境分析仰賴野村整個團隊的努力,尤其團隊從產業供應鏈、客戶端等逐一查證獲得有根據、可靠的訊息。


但陳茹婷估算出相關持股要下修EPS和股價下跌幅度,但若是股價超跌,若買入理由沒有消失,她就會繼續持有。


陳茹婷也坦言,華為事件的那三個月是很難熬的,後來證實EPS下修幅度沒有那麼大,市場因為恐慌大砍華為類股,股價遭錯殺三成,後來發現沒事,大家再激情地買回來,結果又買在原價位。


陳茹婷對持股的高度信念,又經過盡職和審慎評估,市場狂拋售華為相關持股時,她沒有跟著市場起舞,「不然這就違背我的紀律投資的理念,也會造成基金周轉率偏高,損害投資人的權益,這種紀律投資,度過華為事件,這也是基金表現近來得以勝出的關鍵。」




延伸閱讀》》》》》

疫後績效破百基金-野村優質基金何以勝出

外資殺紅眼 野村投信超前部署台股 靜待外資回流抬轎

散戶這樣買到法人級的經理費台股基金

NN新興債 今年最夯最吸金境外基金



#野村

#野村投信

#野村優質基金


免責聲明:

基優網/Fundlover的統計、文章和專欄係為團隊觀察和研究,基優網/Fundlover團隊盡力提供正確的資訊,文章純屬分享,投資有風險,投資人宜自行判斷、明辨標的之合宜性

關於我們

​About US

© 2014 by 基優網Fundl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