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基礎建設基金 追求收益新選擇

已更新:2021年8月25日


投資跟著政策走!美國參議院通過規模高達1.2兆美元,如何掌握這個號稱第二次大戰以來史上規模最大基礎建設方案下的投資契機,基礎建設基金將是一個追收益和成長的投資新選項。


偏好追求收益的基金族,除了買債券基金領息收,還有其他選項嗎?尤其近來利率持續在低檔,物價竄高帶動通膨蠢蠢欲動,基礎建設基金將是一個可抗通膨、又可追成長的投資機會。

 

這年頭大家喜歡講存股,基礎建設基金就是這種fu,這類基金存的就是與公用事業和建設相關的股票基金,去年以來筆者實驗性買了兩檔這類型基金,一是水資源,一是基礎建設基金,前者是與積極成長的新能源做搭配,後者因為筆者有跟美盛凱利基礎建設價值基金經理人訪談過,比較瞭解其投資策略,因此特別選了這檔基金來做創造收益的實驗。


今年以來,科技和新能源類股跌得七暈八素,結果這兩檔基金卻是穩如泰山,在筆者的投資組合裡,還有兩位數報酬的基金。美國總統拜登1.2兆美元基建計畫,已在參議院獲得通過,眾議院可望輕騎過關,迎接這個二戰後最大建設計畫,到底有什麼基金可以共襄盛舉。


尤其,債券殖利率偏低,通膨居高不下,加上QE終究會退場,從現在縮減購債、停止購債和升息的期間,債券基金雖然還是會有機會,惟主要債券指數利差已來到歷史低點,筆者之前研讀「東岸債券天王」、盧米斯賽勒斯(Loomis Sayles)資產管理前副董事長和經理人丹.法斯(Dan Fuss)在一篇金融時報上的專欄裡,特別點出高通膨之下,債券投資要有新思維,其中影響未來資金流向關鍵因素有二,一是氣候變遷,二是區域關係緊張,未來債券投資可能要跟股票沾點邊。


要跟股票沾點邊的收益投資方法,一種是可轉債,一種是特別股,當然存高股息股,高股息股票,大家最熟悉的就是水電瓦斯這種公用事業,買中華電啦,再不然是相關基金,但這種類型基金就感覺平平的,而且只有在股市大跌時才有行情,基礎建設基金與公用事業基金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多了點成長性,尤其是投資在與基礎建設相關的類股。


表1-公用事業和基礎建設基金一覽表,資料來源:鉅亨網。

既然目前基礎建設因為拜登的大法案要通過很夯,到底目前金管會核備的境內外基建相關基金有那些選項,筆者好奇就上網google查到,鉅亨網剛好有將同類型基金做了一個比較,特此提供大家參考。


境外有美盛凱利基礎建設價值基金、首源全球基建基金、新加坡大華亞太基礎建設基金和瀚亞投資-亞太基礎建設股票基金,最近有多一檔新基金-DWS投資全球基礎建設基金。


眼尖的朋友可能有注意到,富達-全球存股優勢基金可能與這類型基金名稱很不一樣,其實這檔基金的前前身是富達-電訊基金,一度更名為基礎建設基金,最近又再度更名為存股優勢,只是投資本質仍是基礎建設相關。


看好基建題材,不是只有老外會,投信也有發行境內投資海內外的基建相關股票基金,例如第一金投信的《第一金全球水電瓦斯及基礎建設收益基金》,基金名稱就簡單明瞭,跟富蘭克林坦伯頓有一檔富蘭克林公用事業基金一樣,這檔基金成立在1948年歷史攸久,規模也是最大約有61億多美元。


除了富蘭克林公用事業基金之外,其他同類型和基礎建設基金,多數規模都不到10億美元。新引進的DWS投資全球基礎建設基金是規模較大者,將近17億歐元,長期績效也是不錯。

新基金登場─DWS投資全球基礎建設基金

至於新引進的DWS投資全球基礎建設基金,DWS系列基金的台灣總代理─德銀遠東投信總經理梅以德表示, 德銀遠東引進全球基礎建設基金,係因為後疫情時代,基礎建設投資被全球政府和業界祝為推動經濟復甦的利器,美國推出歷史性大基建法案,對基礎建設公司更是長線利多。「DWS是全球基礎建設資產投資的先驅,擁有逾25年的基建投資經驗,希望以自身深厚的研究能力和豐富專業投資經驗,幫助台灣投資人迅速掌握全球基建投資良機。」

梅以德指出,處在歷史低位的債券殖利率可能在面臨明後年美國聯準會消減購債規模及步入升息循環下開始攀升,而成長股的代表Nasdaq指數也處在歷史高位,「戴維斯雙殺」隱憂(指每股盈餘和本益比兩個乘數一起向上或向下引發股價暴起暴落)也約略浮現。

「從資產配置的角度而言,不妨在投資組合中加入基礎建設股票,除月配息級別可以滿足投資人的現金流需求外,底層資產基礎建設項目提供現金流的特性,也能夠更應對景氣循環的不同階段。」他說。


DWS投資全球基礎建設基金於2008年成立以來,投資於全球擁有和經營實質基礎建設資產的公司股票,為投資人提供具吸引力的投資報酬機會。面對後疫情時代,通膨升溫,基礎建設公司擁有具長期價值的優質資產又有穩定現金流,不啻為長線投資的理想標的。

DWS不僅是全球最大的基礎設施證券管理公司之一,也是率先進軍該資產類別的業者之一,目前於全球上市基礎設施的資產管理規模達105億美元。在美國參院通過1.2兆美元的大型基礎建設法案之際, DWS聚焦全球的基礎建設基金登台,讓台灣投資人也有機會順勢參與全球基建投資熱潮。

DWS管理逾百億基礎建設資產,高純度基建基金

DWS投資全球基礎建設基金是「純粹基礎建設公司」的投資先驅。 這類公司有超過七成的營運現金流是來自於擁有或經營基礎建設資產,往往具有高進入障礙,例如電力輸配、油氣倉儲與運輸、收費道路、海港、機場、通訊(塔台/衛星)及水資源等。

該基金的前十大持股中,就囊括了美國前三大基地台業者冠城國際(Crown Castle International Corp)、美國電塔(American Tower Corporation)、SBA 通訊(SBA Communications Corp)。另還有美國最大的液態天然氣業者錢尼爾能源(Cheniere Energy),美國負責天然氣輸送的桑普拉能源(Sempra Energy)和天然氣基建業者威廉斯公司(Williams Companies)。

基礎建設公司通常營收穩定,擁有存續期長的實質資產亦可望創造潛在營收,風險調整後報酬也較具吸引力;在經濟特性上,則具市場獨佔性且需求固定,再加上營運成本低,又擁有穩定的營運收入,可享有較高的營運利潤。

DWS投資全球基礎建設基金共同首席投資組合經理人Manoj Patel表示,「隨著全球經濟重新站穩腳跟,將有明顯的贏家和輸家。我們仍然看好基本面持續改善的交通運輸和能源等行業,因為它們將繼續受益於經濟重啟;而我們在與經濟重啟相關的(景氣循環型)股票和防禦型股票之間的投資佈局也更為平衡。」

此基金的投資團隊據點在美國芝加哥,具有豐富的專業經驗且穩定度高,在業界年資平均逾二十年;其流動實體資產共同主管暨投資長John Vojticek在業界資歷已逾25年,業界資歷達21年的共同首席投資組合經理人Frank Greywitt和有18年資歷的共同首席投資組合經理人Manoj Patel ,則是自2012年起共事至今。

DWS指出,在經濟成長加速的情況下,如美洲機場、美洲通訊、美洲鐵路、美洲能源等基礎建設子類別的表現尤為突出;而在經濟成長減速的環境下,純粹基礎建設公司的表現往往優於其他資產類別,其中最具韌性的子類別例如美洲通訊及歐洲公用事業。

DWS在投資流程上,強調估值、投資時點與風險評估,並將許多關鍵指標納入考量,如總體經濟、產業、政治或ESG偏好等,最終建立高度集中約35-45檔個股的投資組合。DWS也運用獨特的變動率方法,來評估產業變化趨勢,並使用大數據來評估例如機場、鐵路、收費道路的交通流量。


 

此文係以新基金媒體新聞稿為素材,以及作者綜合網路和官方網站的數據所做的分析,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察和分享,無任何對價關係。

ความคิดเห็น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