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債和風險性債全面上漲 新興國家展望漸進樂觀

美國近一周債市隨著股市反彈,也強勁表現,公債到風險性資產漲得紅通通,將前一周的跌幅全都漲回來(參考債市總覽),高收債和新興債利差大幅收斂,尤其國際資金持續流入新興債券基金。


市場不理選舉結果,公債殖利率下滑。
資料來源:柏瑞投信,數據截至2020/11/5。

美歐公債殖利率下滑:美國大選結果暫無定論,民主黨「藍色浪潮」未如預期,削減市場對於選後更大規模財政支出計畫的期待,也緩和公債市場供給大幅增加的擔憂。疫情緊張則讓投資人及央行官員皆不敢掉以輕心,美國聯準會維持寬鬆立場按兵不動、英國央行擴大購債。美國10年公債殖利率從近期高點明顯回落,帶動高信用評等的ESG企業債指數順勢上漲。


高收益債漲:儘管美國大選的不確定性一時無法消除,但金融市場似乎已有心理準備,美國股市上漲激勵高收益債同步走高,全球高收益債指數近一週大漲逾2%,平均利差收窄至497個基點。


新興債漲:新興市場資產亦受惠於市場氣氛改善,新興市場主權債近一週大漲逾2%;邊境市場主權債也表現強勢,由斯里蘭卡主權債領漲,近一週摩根NEXGEM邊境債指數大漲3.84%。


新興市場企業債、亞洲綜合債券也都走揚,並且以高收益債表現勝過投資級債。受惠美元回落,新興市場當地貨幣債亦表現突出,由南非、墨西哥、巴西領軍上攻。


美國上周總統大選和選情陷入僵局,市場安定神針─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維持近零利率不變,聯準會11月利率會議重點包括:(1)決議維持基準利率區間於0%至0.25%不變;(2)持續採用平均通膨目標制,通膨率有望維持在適度高於2%的水準;(3)維持現行每月購買1,200億美元美國公債和MBS的規模不變;(4)示警經濟前景仍不穩定,再次呼籲財政刺激政策推出的重要性。


總統大選雖持續膠著,但市場預期分裂國會的機率高,未來企業加稅或監管法規改變的可能性降低,風險情緒升溫,美國高收益債指數上漲。


相較次級市場勁揚,初級市場轉趨觀望:近一週美國高收益債初級市場較為清淡,一方面謹慎觀望美國大選結果,考量國會維持分裂機率高,企業加稅等利空因素可能略降;另一方面靜待聯準會會議結果。市場目前預估11月美國高收益債發債額約為120至150億美元,而近一週發債企業有美國醫療保健公司Molina Healthcare,並獲市場數倍超額認購。(以上內容來自柏瑞周報)


近期主要債券指數殖利率和利差

資料來源:殖利率(%)和利差(bp)/柏瑞投信。資金流向/富達和摩根投信,單位:百萬美元。基優網整理。
NN投資夥伴:新興市場展望漸進式樂觀性,惟美中緊張持續。

近期新興債市不僅國際資金流入,表現相對穩健,利差一再收斂,NN投資夥伴對美國總統大選後對新興市場分析如下:美國總統當選人喬.拜登將尋求與中國合作的領域,印度、越南、墨西哥和北三角國家從拜登領導的政府中繁榮起來,至於潛在的輸家包括具有威權傾向、環境保護記錄不佳的新興國家


若未來四年係因拜登政府執政,新興市場將處於漸進式樂觀性,但美中緊張局勢將持續,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採取的外交政策立場將不如川普政府強硬。它有可能重新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和《巴黎氣候協定》等國際協定,並將在多邊經貿框架內加強與環境機制的合作。全球供應鏈的不確定性和波動性減少,應有利於國際貿易,有利於電子設備製造商。


中國:拜登可能會採取多邊方式來對抗中國的力量,並採用更可預測、 不升高衝突的外交政策。因此,市場可能會降低中美兩國在關稅上升級的風險,但中美兩個經濟巨頭之間的貿易緊張關係仍將在中短期內保持。白宮可能會轉向一種更為和解的語氣,重點是戰略對話;國會更團結反對中國,短期內拜登不太可能立即取消美國對中國徵收的關稅;因此,第一階段的貿易協定將長期保持不變。拜登可能會更專注於與中國在氣候變化和大流行等全球性問題上開展更具戰略性的對話與合作。


美國總統大選後,一些新興經濟體可能會成為贏家,尤其印度是拜登獲勝的明顯受益者,第二個的贏家是越南。從太平洋到拉丁美洲,北三角國家(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和薩爾瓦多)是潛在的贏家。拜登是繁榮聯盟的主要設計師,他宣佈一項40億美元的北三角計劃,該計劃將以加強安全合作、經濟發展和遏制腐敗為中心,若拜登執政,他將取消川普的移民政策,並且支持高透明度和尊重民主規範拉美政府。在宏都拉斯,埃爾南德斯總統的毒品交易關係將受到更嚴格的審查。在瓜地馬拉,賈馬提政府將被迫加強提高透明度工作。在薩爾瓦多,拜登可能會不那麼寬容布Bukele’s凱雷總統的獨裁傾向。


墨西哥將是另一個贏家,因為它將受益於拜登的計劃-振興汽車工業,以更好地理優勢與中國在電動汽車上競爭。墨西哥完全有能力吸引那些希望避免因當前的中美緊張關係而造成供應鏈中斷的公司進行投資,因為低工資和地理鄰近美國,可望降低運輸成本和時間,加上同時區更有助於商業營運和業務開展。亞洲供應鏈的多樣化也是墨西哥的一個中期積極因素。


巴西是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的潛在輸家,因為當美國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時,對博爾索納羅總統寬鬆的毀林政策的擔憂將日益突出。如果明年旱季砍伐森林的速度再次惡化,美國將至關重要,博爾索納羅將持防禦態度,基於博爾索納羅和拜登之間的意識形態差異,雙邊關係的考驗可能會比特朗普政府時更受考驗。


至於在歐亞大陸和中東,體制上是獨裁國家,恐將失去拜登政府支持,對俄羅斯來說,拜登入主白宮,意味著美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加劇。拜登長期以來對莫斯科一直保持強硬立場,2014年烏克蘭危機而推動對俄羅斯實施制裁就是最佳佐證。拜登可能不會在上任后馬上對俄羅斯發動攻勢,俄羅斯不會是當務之急,美國與歐盟聯合協調對俄羅斯的制裁執行是最有可能情況。


儘管土耳其是美國的北約戰略盟友,但美土關係緊張,例如土耳其S400導彈防禦系統的問題,美國有可能根據《美國敵對國家制裁法案》(CAATSA)採取行動,雖然土美關係沒升高,惟拜登公開提到埃爾多安是獨裁者,未來白宮主人到底會不會對土耳其採取制裁,仍須持續觀察和關注。


#柏瑞

#摩根

#富達

#野村


免責聲明:

基優網/Fundlover的統計、文章和專欄係為團隊觀察和研究,基優網/Fundlover團隊盡力提供正確的資訊,文章純屬分享,投資有風險,投資人宜自行判斷、明辨標的之合宜性

關於我們

​About US

© 2014 by 基優網Fundlover